北国的维尼

临终【课间产物 伊诺亲情向】

※给我一个北国组发糖的理由
※尤诺小时候一定很萌
※哲学问题来自大刘的某一篇小说。
※写得不好,还在练习,最近文笔刚被人嫌弃过


  我看到你在向我跑来。

  远处的你是那么那么的小,我仅仅只能认出一个轮廓。而这个轮廓越来越近,越来越清晰。直到你跑到我面前,我才看清你的样子。

  这多像那个一点一点长大的你。

  小时候的你,有着真正的婴儿肥。还没长开而显得占脸部比例比较大的眼睛,总是扑闪扑闪地滴溜溜转。妈妈总夸你的睫毛长,眼睛也长得好看。那时的我还嫉妒了好一阵。你藕节般的四肢总是那么软软糯糯,以至于我第一次抱起你的时候都怕硌疼了你。

  我有一个弟弟了。这样的想法在我脑中出现的时候,我就已经意识到我的未来将与你密不可分了。

  你三岁了。总喜欢在农忙的时候去帮忙,当然是越帮越忙的那种。妈妈总宠着你,老是放心的让你在农场里瞎跑,末尾再加上一句“伊恩你帮我看着点他”,就可以自顾自的忙农活去了。她知道我从来都对你很负责的。

  于是我在一阵又一阵的“哥,这是什么?”“哥,那是什么?”“哥,这个怎么用?”“哥,你教我……”之类的大呼小叫中带着你闲逛了一整天。你活力充沛,我几乎累得迈不开步子。很奇怪,我仍然觉得很开心。

  好像从你身上看到了过去的自己。


  你四岁了。我给你买了一只半人高的玩偶熊当着生日礼物。当然,对你来说,这就相当于你的身高了。你看见它的第一反应是——尖叫。然后飞扑过来一头扎进它的怀抱,差点把我给撞倒。你要张开双臂才能勉强环抱住它,于是你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了,并且把脸贴在它肚子上,头像拨浪鼓一样摇来摇去。我猜你绝对能体会到它的柔软了。

 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,不出所料的,不管是吃饭、睡觉、做手工、看书,甚至是写作业,你和熊总是形影不离。我想让你把熊放下,至少在写作业的时候。毕竟把作业本垫在熊肚子上是写不好字的。然而你当即表示了拒绝,并找理由说只有这样你才能更快的写完作业。

  我有一种自己的弟弟被自己买的熊抢走了的错觉。

  苍雪节。本以为能和家人团聚,回家一天后临时收到消息,西国那边的部队又有动静,需要紧急回去备战。

  你仍是扛着那只熊,眼泪汪汪的为我送行。

  “不能再多留几天吗?”泪水在你的眼眶里打着转,像两块晶莹的水晶。你显然不想在我面前哭。

  “如果你能把熊还我,我就留下。”你怎么可能把那只走哪扛哪,死也不撒手的熊还给我呢?

  可你看了它一眼,仅仅一眼,然后把它递给了我。它的双腿垂在地上,两只可爱又无辜的大眼睛反射出光线。“现在可以了吗?”你问。

  我突然感到一阵无力的难过。这并不能改变什么。于是我蹲下身,揉了揉你的脑袋。

  “这是个玩笑,只是个玩笑罢了。对不起尤诺,我不能。”

  你的泪珠一滴一滴的打在熊身上,在它心脏的位置晕开一层灰白。

  现在,你八岁了。违背对我的许诺和朋友偷偷跑到了阿卡迪纳。从远方,正在向我跑来。

  白色的神光几乎化为实体,阻隔在我们之间。我想到哲学课上老师问我的那个问题:你在平原上走着,突然迎面遇到一堵墙,这墙向上无限高,向下无限深,向左无限远,向右无限远,这墙是什么?

  死亡。回忆中的老师和此刻的我异口同声地说。

  你偷偷告诉过我你的生日愿望:希望我永远陪在你身边。我说,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。

  算是一语成谶吧。

  真是遗憾呐,只能陪你度过人生里第一个八年。

 
 




 

评论(6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