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国的维尼

起源【4】(北国组 课间产物 全是套路)

※设定瑞亚9岁,尤诺6岁。
※月考前最后一次更新,课间也要复习,最多可以产句子。很短,大概把官方目前给的剧情线索“不打不相识”,破晓的瑞亚父亲和尤诺送花冠的剧情全部串起来了。看接下来如果有新线索还会加,没有就结合黄昏挽歌和悬空写结局了。
※为写第三人称,不要脸的把自己写进去了。
※附带一个句版的初结局,后来改掉了。写完这系列我还是回我写句子的老本行去了。



【瑞】

  他走到我面前,步调很慢。

  终于站定的时候,我看清了他手上拿着的是一个花环。

  他试图露出一个自然的微笑,可正是这样的“试图”才让笑容显得没那么自然。“我知道你还在为今早的事生气呢……有些地方,确实是我不对。刚才你有没有摔疼?其实你已经很厉害了。”前言不搭后语地说了几句,他停顿了一会儿,似乎下定了决心,开口道:“这个送给你,你就不要再生气了好吗?”

  没等我回应,他就伸手给我戴上了花冠。随之而来的,还有环绕在我身边的白色神力。那是一种轻柔而温暖的力量。刚才摔在地上确实是有点疼,想着最多不过是擦伤也就没打算理,倒是看不出来,他还挺细心的。我微微勾了勾嘴角。

  可能是看到了我细微的表情,他本来很浅的笑容逐渐加深。这次是真的在笑。笑有时候是不需要理由的,而且还会“传染”。脑海中莫名的闪过这句话。

  他将双手背在身后,一副很乖的样子。带着点试探地问道:“我们,可以做朋友吗?”我还在想着怎样回复他的道歉,毕竟我们都有错,要互相道歉才公平。上一个问题还没想好,接着又来了下一个问题。

  啊,真不愧是阿斯克尔。

  我思绪混乱地想了几秒,无意中又对上了他那双十分真切而又充满期待的眸子,下意识地就把视线移开了去。但用余光还能感觉到他在盯着我,莫名其妙的脸就有点发烫。

  连那小子都敢跟你道歉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!难道你要承认你没他胆子大吗!……况且,也许他其实不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呢……就试一试好了。

  “其实……你挺好的……我不该那么做……”我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连我自己都听不见了。那是因为我感受到脸上越来越热。现在我肯定脸红得很明显,希望他不要注意才好。

  一边道歉还一边害羞算是怎么回事啊!脑补出的理智瑞亚狠狠敲了敲害羞瑞亚的头。我倒真希望这时有人能把我敲醒。气消了也好,认识转变了也罢,总之,我没有理由拒绝他。

  “我们做朋友吧。”把疑问变成了肯定。

  我移回目光与他对视着。灰眸对金眸,眼中是一样的波光流转。

  那时的我仍未认识到,这个如同路人般匆匆经过我的世界的人,将被我永远铭记。

【像路过的人 而永恒
令我不再畏惧于
聆听死亡歌唱
似你护我远航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这就是我们故事的起源。”瑞亚坐在教堂的座椅上。凝视着前方的双子神像。

  我问:“后来呢?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我们默契的没有看着对方。

  她沉默了很久,终于开口道:“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了。”

  “我们所拥有的,也只剩时间了。”我答。

  教堂里,一个叫维尼的吟游诗人正等待着她的故事。那是关于他的,昨天的现在的未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起源·初结局

他给她戴上花冠

幻光花细长的花瓣轻柔舒展

他问出深藏心底的问题

她给出期待已久的答案

没有花团锦簇和人山人海

只有我和双子神静默地观看

于最初的起源至最后的终焉

回忆与白雪凝结成线

夕阳下即将相拥的身影未曾发现

地平线模糊的一角隐去了从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初结局是尤诺在求婚时浮空城坠落,北国组团灭。







 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