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国的维尼

耳语【借用深夜60分的题目】

啊,想投稿但是时间过了……
第一次写文,不知道有没有OOC到飞起?
【设定:时间为阿卡迪纳大爆炸后,尤诺8岁,瑞亚11岁。北国信仰双子神,其实就是至高神。】

        “准备好了吗?”我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即使在教堂不算很明亮的烛光下,我也能看清他那哭得红肿的眼睛,以及残留在脸颊上未擦干的泪痕。如果这一切能帮到他,请至高神原谅我,在您面前说出的那些谎言。
        事情的开始要回到10分钟前。我因为凑巧路过教堂,看到尤诺蜷在第一排长椅上,就想过去逗逗他。没想到走近才发现,他正双手抱膝,把脸整个埋进臂弯里,双肩抖个不停。他……这是在哭吗?
        可为什么我一点声音都没听到,连最细微的抽泣声也没有。
        已经……哭不出声音了吗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自然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就在今天,我们埋葬了伊恩。说是埋葬,其实只能在棺材中放入他的衣服作为代替。而伊恩,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        这种痛苦,就像溺水的人看到近在咫尺的水面,拼命挣扎却无法呼吸,即将窒息的绝望;像一部记录着你与亡者所有过往的老电影在脑中无限循环,当你试图按下开关,却发现这一切根本没有开始与终结,唯一的电源,正是你自己;像深陷在回忆的漩涡,被浪涛拍击得遍体鳞伤,无法自拔,亦不想抽离。
        我不想看他这样。我知道,普通的安慰自然起不了什么作用。但一定有办法能帮到他……一定有……
       “嘿,尤诺!”我猛的一拍他的肩膀,心中飞快的构思着一套滴水不漏的说辞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果然被我吓了一跳,差点没从长椅上蹦起来。在看清来人是我后,飞快地擦干眼泪,带着一丝恼怒尴尬的开了口:“瑞亚……姐,你来干什么?”他本来是不愿在称呼后加“哥哥”“姐姐”之类辈分的词的,因为这样会显得他很小,哦不,是很幼稚。不过我也没空管这些,就当是帮了这个既幼稚又可爱的小家伙吧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想见伊恩,对吗?”我开门见山的问,果然收到了预想中的反应:“你知道他在哪?”他瞪大了眼睛,金眸里满是热切的希望。我简直不能直视这样的眼神,毕竟还是有点心虚的,但愿他看不出破绽……
        我假装正经严肃的样子,开口道:“我能看见亡魂,而且还看到,他……就在你身边!”我抬手直指着他身旁的空位,努力想象着应该以什么样的眼神看着漂浮在空中的幽灵。带着惊讶和疑惑左右打量了几下后,他以一种质问的口气问我:“你该不会是在耍我吧?”
       不能心虚,不能心虚!我这是在帮你!
       “在至高神面前,我会说假话吗?”我对着彩窗环绕着的巨幅双子神画像比了个发誓的手势,但没有说出誓言。“我不仅能看到他,还能把他想说的话告诉你呢。”
       天呐,大声说谎的感觉实在是……希望他看不出我脸红了……
       “你要不要听?”
       “当然!”
          我暗自舒了一口气,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被揭穿。看到他的脸上又洋溢起激动欣喜的神色,莫名觉得很开心。
        “准备好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尤诺,伸出你的右手。伊恩,伸出你的左手。搭在他的手背上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站在尤诺左侧,将手垂直的搭在他手背上方的一个位置,并努力盯着那一点。想象着如果真有两手交叠,我的手应该悬停在哪个位置比较自然。
       啊,接下来要说话了,说些什么才好呢……
       “哥……”没想到他先开了口。也好,这样至少不会太尴尬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在。”我凑到他耳边小声说着。虽然他的脸瞬间变红了,但没有要躲开的意思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在哪?我们怎么都找不到你……我很想你,你知道吗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。我也很想尤诺,想父亲和母亲,但,我回不去了。我在一个很危险的地方,而且不希望你们来找我,那只会让更多人陷入沼泽。”
       我想起我的父亲,他会在哪?是否也在黑暗沼泽的某一处,是否此时也在这附近,看着我进行这一场善意的欺骗,是否知道他的女儿在明天就要启程前往弗尔萨瑞斯,开始一段不知归期而又危险艰难的旅程?如果知道,他会对我说些什么呢?
       “哥,你还记得……”
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20分钟里,他从哽咽,到大哭,最后到泣不成声,断断续续地讲述了他们之间的往事。有些我有参与,有些我是第一次听到,但他所讲的一切,无不在我的脑海中化作真实的画面,一一浮现。
       伊恩第一次带他走进温室,看到那些带着神力的植物,一种一种的耐心介绍;伊恩握住他的双手,教他怎样使用神力;伊恩轻轻抚摸他的金发,然后到父亲面前承认是自己不小心摔碎了那瓶珍贵的药剂,缩在一旁的尤诺抿着嘴,低头努力看着鞋尖,以掩饰自己的不安与羞愧;当他第一次用神力治疗了一只小动物,伊恩的眼中映着他的样子,白色的神光点亮了那双带着欣喜的眸子……也是这样的白光,成为最后吞噬伊恩的无边地狱……
       “这些,你都记得对吧?”
       “是的,我还记得,”我不得不打断他,“尤诺,我有些话必须现在和你说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立刻安静下来,无比专注地盯着前方的空气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答应过我,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治疗师,我希望你真的能兑现那个诺言。这是我的梦想,今后也将是你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点头。很用力的点头。
      “还有,永远不要绝望,不论你遇到了什么,只要活下去,就会有希望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点头,一字一句重复着。
       “我要走了,别再为我难过了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 我说着,看着他的侧脸。
        他点头,泪水却更加抑制不住的滴落。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,他已经收到了答案,就算还有不舍,至少会心安许多。
         在走出教堂的瞬间,耳边传来一身细微的声响,吓得我脚步一顿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谢谢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声音很轻,却很真实。我知道这不是幻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是伊恩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教堂即将合上的门缝中,我看见了他。他站在彩窗前,月光穿透过他的身体,他在渐渐隐去。
       他在说着什么,我已经看不见了。
       但我想那一定是
       再见。
【感觉瑞亚小时候是个傲娇小姑娘?还有表白尤诺宝宝~】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