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国的维尼

莫比乌斯环【4】(《镜光》衍生)

※对瑞亚和瑞亚父亲的设定改动较大。

  那个世界即这个世界,我们都是在世间行走的人。

我还记得父亲曾这样对我解释通灵的意义。我们整个家族都有通灵能力。按理说应该安心做个巫师的他却选择了做个军人。最终他也在西北战争的战场上牺牲,某种程度上说,这也算是军人的一种归宿吧。

  “亲属们的悲痛,我们太能感同身受了。与其在亲人死亡后再化解悲痛,不如在一开始就阻止他们死亡。”当我在信中问起他这样选择的原因,他就是这样回复我的。

  可战争只会带来更多的死亡。每个士兵身后都有一个家庭。所谓“敌人”,本质上也只是一个人。我尊重他的选择,却不愿跟随他的脚步。我宁愿感受着亲人们强烈的情感波动,也不愿加入制造更多苦难的拯救。我知道,当一切都结束,当一切都过去,每个人都能带着希望去过新的生活,这才是我们存在的意义。

  等到尤诺和艾德丽莎夫人终于能平静下来,我才把整个事情的来由告诉他们:伊恩的灵魂迷失在战场,因为战后再没有人去将他唤回,他只能一直停留在那里。这就是我为什么在刚进入这间房子时没有直接感知镜子的原因。他不在镜子里,也不在房子里,他还没有回家。

  镜子相当于一个通道。借助符文,尤诺从镜子里看到了还在战场上的伊恩的灵魂,并与他保持交流。在这样的交流中,伊恩发现了尤诺想要“复活”他的想法。为了防止他真的干出什么傻事,只能单方面切断了这种联系。所以他当然没有消散,只是不愿再出现而已。

  听完我的解释,尤诺如释重负般长舒一口气。这只迷茫得慌不择路的小蜜蜂,像是终于回到了蜂巢,停下了嗡鸣和振翅,蜷缩成柔软的一小团。

  伊恩站在他身后,代替我做着刚才抚摸他头发的动作,可惜后者并没有意识到。

  “结束吧。请让这一切结束吧。他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我读出伊恩的唇语。接下来的一切都很明了了。

  我得说服他做出改变。
  
   “请放下他吧,不要再用强烈的思念把他留下了。这种思念会像绳索一样,把你们都死死地困住。难道你不觉得,每天重复着他的人生,你已经遗忘了自己的人生吗?这种复制就像一个莫比乌斯环,永远不会有尽头。而你就是环里的人。”听完这些,尤诺只是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就又低着头看着镜子了。

  这种直白的劝说果然是不会有用的……

  幸而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。我知道,现在我能做的全部就只是劝慰了。真正要做出选择,做出改变,只能是基于他自己想法的转变。这是没有任何魔法可以代劳的。

  我正思考着该怎样收场时,突然有一种想法在脑海中自觉形成。这种没来由的直觉正是通灵表现的一种。遵从直觉,我把房间厚实的窗帘一下拉开大半。窗外,太阳还未完全升起,但光线已穿透云层。远远的还能看到渐淡的夜幕和泛红的云霞融合在一起的景象。世界正迎来新生,已是破晓了。

  再试一次,再试一次也许就就能打动他了。我深吸一口气,开始最后的讲述:“进入莫比乌斯环的人,他们当然不愿把环剪断,因为他们的愿望就是永远追逐过去的自己在环的转角留下的幻影。尽管他也知道,永远不可能追得上,”

  “剪断环就相当于剪断他们生活的路。可为什么不想想,当一条路被剪断,才会有新的路出现呢?一棵老树没有死去,就不会长出一棵新树,一颗星球没有爆炸,就不会形成新的星球。这不是让你彻底否认过往,只是让你照顾一棵新树,去往新的星球而已。”我走近他,把手搭在他拿着镜子的手上,“他不在镜子里啊。他会在风里,会在雨里,会在阳光普照的天空覆盖的所有土地上,以他的方式永远存在。你站在风里,站在雨里,站在坚实的大地上努力地活下去,他就永远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 我给出了最后的建议:“把镜子摔碎吧。不管是为了消除符文的影响还是告别深切的怀念,把镜子摔碎吧。”

  尤诺抬起头,凝视着窗外的天空,而后又看向镜子,镜中反射出澄澈的柔光。他像是确认似的轻声说道:“我找到你了。”

  镜子应声落地,一切过往痛苦都随之碎解。

  循环被打破了。

  “瑞亚,生与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?”临走,尤诺在送我出门时这样问道。“这个问题,你该向命运去询问。阿斯克尔(Asker),这就是你的使命啊。就像我(Turner)的使命是帮助人们改变命运一样。”

 

 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