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国的维尼

莫比乌斯环【3】(《镜光》衍生)

※小说里关于艾德丽莎夫人的描写太少了,大量脑补预警。
※对成年人的心理描写还是不太拿手,可能看起来会比较尴尬……
※从《镜光》里“只有母亲偶尔会站在夜深的窗前,唱起你最爱的诗篇”大概推测艾德丽莎夫人在这件事上还是挺多愁善感的。




  某种不可思议的事正在我眼前发生。

  尤诺和女巫瑞亚,正在进行召唤伊恩的仪式。尽管我之前对鬼神的存在始终是将信将疑,但只要能让尤诺恢复正常,不管是科学的还是非科学的手段都值得一试。

  念完咒语,瑞亚平静的睁开眼睛,一切与刚才无异。只是她看着尤诺,表情逐渐变得很微妙,似笑非笑,而又带着忧虑,像是回想起了什么过往。

  “小蜜蜂,喜欢蜂蜜的小蜜蜂。终于又见到你了。”像是喃喃自语般,从她口中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。她轻轻地揉着尤诺的头发,就像伊恩以前常做的那样。

  “小蜜蜂”是伊恩给他起的外号。只有他会这么叫尤诺。恍惚间,我好像又看到了两个孩子围绕在我身边玩耍的画面……

  “你是钻进蜂蜜罐子里了吧,这么喜欢吃甜点。”

  “那我就是小蜜蜂咯。”

  “对啊。小蜜蜂,整天围着我嗡嗡飞的,烦人的小蜜蜂。”

  “啊?你说谁烦呢!”

  …………

  尤诺瞪大了眼睛,红红的眼圈在苍白的脸上更加明显。

  “为什么这么执着呢?你这样,我很难过……”瑞亚的神情显得很低落。我在这一刻,才觉得她和伊恩很神似。当然他们在外形上没有一丝一毫相像,只是眼神,只是语气,只是动作,实在太过相似。

  瑞亚,她站在那里,就是伊恩站在那里,她和尤诺说话,就是伊恩和尤诺说话,就好像他离开家的那一天,我们一家人去给他送行的时候,好像一切都还没发生……

  好奇怪的感觉,回忆和现实重叠在一起,从一个画面切换到另一个画面。好像尤诺在一瞬间长大了几岁,我也一瞬间衰老了几年。只有伊恩,好像被时间遗忘在光锥之外,还是当年的模样。

  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呢。是想让我以你的形态活下去吧,应该是灵魂交换之类的?所以你不断模仿着我,试图复制我的生活轨迹,甚至试图伤害自己来挽留我。可是有意义吗,尤诺,有意义吗?就像你全力抢救一个已经脑死亡的人,你知道这不会有任何结果。”她把手搭在尤诺肩上,语重心长地说,就像伊恩以前给尤诺讲大道理时的样子。

  我现在知道尤诺到底在干什么了。这孩子,还是那么倔强。可谁不想倔强一次呢?即使再深信科学的人,当碰上一个能再让亲人回来的机会,谁不会奋不顾身的去试呢?也难怪这三年里我怎么都无法劝阻他。这是他的信念。唯有另一个信念的树立才能打倒过去的信念,而其余的外部干预,就像地表的浮尘,一吹即散。

  听到她这么说,尤诺不可抑制地激动起来,他争辩着:“有什么关系呢!只要你能回来,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。”
 
  我想起他听到伊恩死讯的时候的那种表情,和现在一模一样:“不可能,肯定是你们搞错了!我知道他还活着呢,他答应今年肯定会回来的。只是爆炸而已,之前更危险的情况下他不也还是好好地回来了吗?不要再跟我开玩笑了,这一点都不好笑!”他当时是这么说的吧,也是一样的表情。当时的他,怎么能想到三年后他会站在这里,真真切切地和伊恩的灵魂对话呢。

  “你可以付出任何代价,可是母亲呢?她已经失去了生命的一部分,你还要让她再失去一次,再经历一次同样的痛苦吗?尤诺,别这么残忍地对她。”瑞亚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。我能想象到,就算不处于与亡灵联通的状态,她也一定会这样说话。

  尤诺在动摇,他张了张嘴,可最终也没有说出什么。或许瑞亚作为一个女巫无法说服他,但伊恩可以,伊恩总是能劝住他。

  “我不想这样的。伤到你或者伤到母亲,我都不想……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我真的不知道啊……” 他的泪水在眼眶里转了几圈,最终还是落了下来。尤诺试图用另一只手擦去泪水,然而这个动作却像出来了开关,反而使眼泪流得更加肆意了。

  瑞亚轻轻地拥抱了他,不断地抚顺他的头发以示安慰。后者则把脸埋进这样的怀抱中,挣扎着在泣音完全掩盖掉他的声音之前再多说几句:一切都不正常了……虽然大家都不说,但我知道……其实大家都很难过……我只是想让一切……恢复正常!

  我看不下去了。因为泪水同样遮挡了我的视线。尤诺在伊恩去世后的表现确实不正常得让人担心——他太冷静了。甚至于在葬礼上都没有表现过悲伤的表情。在葬礼后,我们全家都心照不宣地不再提起伊恩相关的事,只是整理好他的东西,锁好他的房间,等着时间把这一切冲走。一切痛苦与思念,一切回忆与承诺,统统从记忆里冲走。

  然而,这一切是如此缓慢而艰难。一切被掩盖被压抑被迫隐藏的情感,就像岩浆一样炽热地在心底奔涌,尽管不说,却以各种各样其他的方式表现着。这种感情以某个契机完全爆发出来的时候,我们才发现自己原来什么都忘不掉,什么都藏不住,什么都放不下。

  瑞亚朝我走来,一边还牵着尤诺,一边同样给了我一个拥抱,我能看见她眼中的浅浅的泪光。“母亲,别再哭了。”她(他)说。我们三人就这样紧紧地依靠在一起,什么话都没再说。

  我能感受到瑞亚的柔软与温暖,她的呼吸,她的劝慰,她的轻抚,无不让我感觉到,在这一刻,伊恩就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。

  我一向对鬼神之说不置可否,但从这一刻起,我似乎开始相信:逝去的人会以另一种方式回来。与其说亡灵世界与现实世界重叠,不如说两者本为一体。那个世界即这个世界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