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国的维尼

莫比乌斯环【2】(《镜光》衍生)

※久不翻小说了,人物ooc预警

【尤诺视角】

  看见北联邦最年轻的女巫真的来到我们家的时候,我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喜悦,而是惊讶。没想到母亲居然真的能把她请来,没想到一向崇尚科学的母亲竟然也会认真考虑我所说的“伊恩的灵魂消散了”这样的说法。没想到才初冬而已,外面的风雪就已经那么大,在她们身上落下了不少的冰砂。

  “尤诺·阿斯克尔。”直到瑞亚叫到我的名字时,我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。于是立即从沙发上跳起来,走到她们身边。

  “我是瑞亚·特纳,应你的召唤而来。”女巫说话时一直注视着我,让我有一种被扫描的感觉。在《通灵之战》里,每当她这样看人之后,就能说出人们心里的想法,无一例外。

  也许,她已经知道了我的想法?

  “你想自杀?”她露出很严肃的表情,“别这样做,除非你想杀了你母亲。”很显然,母亲并没有想到会听到我这样的想法。她表情明显一僵,倒抽了一口冷气后,攥紧了拳头以遏制自己即将脱口而出的言语。

  她本以为我只是用血进行某种仪式吧,没想过我会准备好为此去死。只要能让他回来,我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  “瑞亚,我召唤了哥哥的灵魂,之前一直都保持联系的,刚刚突然就看不见他了。是他的灵魂消散了还是发生了别的事?请您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。”我递上镜子,而她并没有接,只是飞快的扫了镜子一眼后就将目光飘向了房子的别处。

  “谢谢,暂时还用不到镜子。可以去他的房间吗?”她问。我点头,有点对她视而不见的态度感到费解。但我相信她,我相信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。对我这种将死的落水之人,她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。

  她径自走上二楼,没有任何犹豫地在同样的三扇门中选择了最里面的一扇,那就是他的房间。我和母亲跟在后面,一句话也没说。虽然我们都看过她在节目里的表现,但在屏幕里看和在眼前看到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 我对她的信心又增添了几分,母亲则紧张地握住我的手,甚至于有点畏惧了——瑞亚进入一个陌生人的家里就像回到了自己家。一切秘密在她眼里都是透明的。

  女巫在房里点燃了黑色蜡烛,透过蜡烛的火光一点点细致地观察起周围。“他是个很有天赋的人,医学天才,以前有想过教书的工作。”她的手掠过那一沓沓摞好的书,同时描述她感知的结果,“这里有过什么,医药箱。他后来觉得医术要运用到实际中才能更直接地帮助别人,进了军医院。”她在房间的角落停下,用手指划出一个方形代表箱子。他的医药箱确实没有找到,那个地方一直是空的。

  “他喝酒的,但不是酗酒,只喝一点,像是品酒的那种。”她经过书柜,瞥了一眼下层的酒瓶这样说着,“他给你留了一瓶,红色,圆瓶。”她指了指我。我点头。那瓶红果蜜酒,我只在他送我的当天喝过一次,这之后就一直放在床头,再也没碰过。以前一直想着有太多其他的酒值得一品,总之也不急着喝。于是它的遗忘似乎成了理所应当。而在他离开之后,当我们收拾起他的遗物时,才又想起它来。每次回想时总是感叹,自己对一个物品“值得”还是“不值得”去关注的判断,实在太过轻浅。

  她摊开双手,掌心向上,感知着整个房间里所有生灵的记忆。她的讲述仍在继续:“他走的时候,是冬天吧。雪下得很大。家里的氛围和战场上完全不一样,苍雪节。我看到了你,在战场上。你见到他的最后一面。白光,某种能量快速的集聚,爆发……”

  烛光摇曳地跳动着,把我们的影子拖在地上,撕扯般拉长,拖回某个不愿回忆的深渊。而瑞亚像一个沉静的阅读者,一页页翻阅着过往,寻找着因果,完全不受摇动烛光的影响。

  终于,她似乎锁定了什么,脚步在他的书桌前停下。她伸出手仔细地“抚摸”着眼前的空气。原以为她又会说出一些关于过往的事,结果下一秒,她的动作让我整个人愣在当场。

  她拉开椅子坐到书桌前,指尖轻点着桌面。“这里,这里,这里,还有这里。”她点出桌上四个位置,然后在空中划出一个圈的样子,“蜡烛,四支蜡烛,血液和符文。这里曾经有过魔法仪式,和你有关。”瑞亚盯着我,深灰的眼眸里藏着穿透力和一丝怒意。“你是个普通人,并不是通灵者,我们都知道这一点。通灵有很多种形式,你选择了非常危险的一种。尽管符文带有魔法,但符文和你之间并不能进行交流,而你试图打破这种封闭。一旦出现意外,结果可能是不可逆转的。我碰到过普通人强行通灵的情况,他们有的付出了很惨重的代价。”

  明明是在批评人,她却没有刻意抬高音调,听起来就像是学生犯了个不大不小的错误,老师轻松地指出来而已,尽管话语的内容和她的语气完全相反。这样的反差才让人猛然醒悟似的意识到:她是个女巫,见过太多的生死离别。她本人并不冷漠,但经历已给她覆上了一层无可避免的平淡。

 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只要他能回来,我什么都愿意去做,并且不惜一切代价去做。

  这样的声音在我脑海中不断重复着。不过毕竟是请求别人帮助,我还得表现出顺从的态度来,于是我承认:“您说的对,我不该这样做。以后再也不会了。现在您能否告诉我伊恩的情况了?”我向她再次递过镜子,所幸这一次她接过了。

  “永远要对未知的东西存有敬畏之心,您了解我的意思。”她边说边对镜子展开探查。在透过烛火观察完之后,她得出了答案:“遗物。符文的确对它产生了影响,幸好不是负面的那种。你能看见你哥哥,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:他愿意被你看见。你们之间有血缘联系,这种方法对陌生的灵体是不管用的……”

  瑞亚稍稍皱了皱眉,把蜡烛缓缓放回桌上。“他不在镜子里,他还没回家呢。”我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。
“请把手给我。”她向我伸出手。这是她召来灵魂的一个必做动作。

  没有片刻犹豫,我将手伸出。她轻柔地握住我的手,仍然像刚才那样盯着我,只是眼神逐渐变得平缓,变得沉静,然后开始低声念一些奇怪的咒语,即使我尽力去分辨,仍然只是觉得那是一些完全不可理解的音节和某种单词。我感到周身一阵寒意,但手上传来的温度无声地劝慰着我——她是带着善意的,她是在帮助我。

  为了配合她的召唤,我也同时在心中呼唤着:“请出现吧,哥哥,不要再躲着我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5)